英欧谈判原地踏步未来关系前景不明

新华社伦敦7月24日电(国际观察)英欧谈判原地踏步 未来关系前景不明

新华社记者于佳欣李骥志

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发生以来,大兴区工作重点之一是落实重点人员居家观察,防止形成新的聚集性疫情。

何景涛介绍,大兴区主要采取了以下两方面措施。

香港反对派对此表示欢迎,称英国扩大BNO持有人权利是好事,不过最希望英国向所有BNO持有人直接给予居英权。但不少舆论提出质疑,《巴士的报》此前刊登的一篇评论称,对英国放宽BNO持有人申请居留权的计划甚为存疑。第一,英国人本性并不是这样慷慨。当年中英就香港前途谈判的时候,香港不少人想移民英国,结果英国马上修改《国籍法》关上大门,不让香港的英国属土公民有到英国定居的权利,把香港人原来持有的英国属土公民护照改为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这就是BNO的由来,“加了‘海外’二字,是清楚说明护照持有者没有英国居留权”。第二,英国人极其抗拒新移民。英国脱欧其中一个主要推动力,是英国人觉得加入欧盟使大量欧洲人到英国工作,抢了他们的饭碗。文章直言,英国虽然讲得天花乱坠,但相信实行时只会有极少数人有居留权,而且是几年后的事情,到时是否还是保守党执政都不清楚了。

在最新一轮谈判结束后,尽管英欧双方表示在社保合作、警察和司法合作、争议解决机制等方面开展了良好对话,但依旧未能弥合一些关键领域的分歧。

分析人士认为,抗击新冠疫情是英国和欧盟各成员国的当务之急,因此各方对英欧谈判投入的精力相对有限,加之谈判时间所剩不多,想在规定期限内完成谈判困难重重。

分析人士认为,一旦英国“无协议脱欧”,势必使受疫情重创的英欧经济雪上加霜,也可能会对地区政治和安全关系造成冲击。

欧盟改革中心贸易问题专家萨姆·洛因说,英国“无协议脱欧”将使得英欧之间的通关手续更加烦琐,一些进口商品将面临关税和配额限制,而今后的英欧关系也将更加复杂。

另一方面,针对居家医学观察人员的其他就医需求,大兴区实施分级分类管理,一般需求由属地卫生服务机构与社区进行联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初诊随诊,社区工作人员提供代取药、送药服务,对孕妇或其他特殊疾病就医需求,实施专人专车送诊,形成闭环管理,防范风险外溢。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7月1日称,北京实施香港国安法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如果中国继续这种路线,我们将给BNO民众一条新路,可以在英国居住及工作,并且申请成为公民”。英国外交大臣拉布进一步交代详情称,BNO持有人及家人可在英国居留5年,其间可以工作及读书;5年后,有关人士可申请“定居身份”,再居留一年后,便可正式申请成为公民,而申请人数“无上限”。他声称英方会信守对港人的承诺,也会兑现对BNO持有人的承诺。据悉,目前约35万港人拥有BNO护照。

欧盟负责与英国谈判的首席代表米歇尔·巴尼耶说,考虑到英国在渔业和未来竞争规则上的立场,双方“目前不太可能”达成协议。英方首席谈判代表戴维·弗罗斯特也承认双方在这些领域确实“分歧巨大”。

欧盟方面,巴尼耶23日在回答记者有关是否存在“无协议脱欧”风险的提问时说,只要英国继续拒绝作出与欧盟对等的让步,谈判就会陷入僵局,最终将导致“无协议脱欧”。欧盟此前发布的政策文件也指出,无论谈判结果如何,英欧关系都将发生广泛而深远的变化,各国政府部门、企业、公民都应做好应对准备。

为落实好社区防控的要求,大兴区坚持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医疗卫生服务,规范集中或居家医学观察、特殊就医需求、急危重症救治等流程。

分析人士指出,公平竞争和渔业等问题关乎长远利益,英欧都不会轻易让步。英欧均已意识到很可能无法在过渡期结束前达成协议,因此都在着手准备应对“无协议脱欧”的局面。

大兴区在做好生活物资保障的基础上,重点就封闭社区、偏远村庄民众的慢性病用药、基础疾病诊治以及急危重症等问题进行了研究,由辖区镇卫生服务中心安排2辆流动医疗服务车,每辆车配备3名医生、1名护士和1名辅助人员,每天定时开进封闭的社区(村),为隔离民众提供上门的医疗卫生服务。在流动医疗车上,配备了心电图、血糖仪、血压计、除颤仪、超声机等设备,以及常用药品,安装医生工作站系统,提供相应的医疗卫生服务。

在谈判中,欧盟希望用一份协议涵盖双方各领域关系,而英国则希望分门别类地达成多项协议,其中包括一份贸易协议。英方此前曾表示,希望今年夏天能够与欧盟至少先就贸易协议框架达成一致。但目前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英国1月31日正式“脱欧”,随后进入为期11个月的过渡期。过渡期内,英国与欧盟须通过谈判敲定“后脱欧时代”双边关系。受新冠疫情影响,双方磋商大多通过视频方式举行,此轮谈判是双方第二轮面对面会谈。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崔凡说,如果英欧最终无法达成协议,双方可能会对一些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这将对相关行业造成重大影响。例如,原本就不景气的英国汽车制造业可能会最终消失。

香港《星岛日报》的评论也认为,英国只是在展现一种政治姿态,口惠实难至。英国的措施并非给予永久居英权,一年之后如果找不到工作还得乖乖回港;即使一切顺利,也需要留英五六年才可取得居英权,“如此折腾,究竟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受惠?至于那些缺乏学历、专业的激进港青,更难得到大英帝国的眷顾”。文章称,英国目前失业率很高,尤其是脱欧浪潮之下排外情绪上升,“这种纯粹政治操作的政策存在很多不确定性,随时都会因民众压力而改变,只是政客玩戏法的镜中花水中月而已”。日前,就有香港民众到英国领事馆抗议英国干预香港事务,并当场撕毁BNO护照。

渔业和未来竞争规则都是“老大难”问题。历经数轮谈判,双方至今未能在这两个问题上达成统一意见。欧盟希望未来英国能够遵循公平竞争原则,在国家补贴、环境保护和就业规则等方面向欧盟看齐。英国则希望重新掌握对本国海域渔业资源的控制权,优先给予英国渔船准入权。

何景涛提到,对急危重症患者,按照就近、就急、就能力原则,直接送辖区二三级医疗机构,属地和医疗机构及时掌握相关信息,做好全流程健康管理,实现小病在社区、急病就近快治、特殊需求个性化解决。

英国《每日邮报》称,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在香港的拥有者达35万人,另有250万人有资格申请。有网友评论称,英国政府是否咨询过这个国家的人民如何看待吸引更多的人进入英国,“我们的岛屿正在下沉”。另有网友分析称,许多真正想离开香港的人一般在15到30岁,但他们并没有资格获得英国国民(海外)护照。

何景涛称,6月12日至6月30日24时,大兴区累计确诊病例65例。目前,均在地坛医院住院治疗。

英国央行6月曾警告各商业银行,要对英国可能无法在年底“脱欧”过渡期结束前与欧盟达成一份贸易协议提前做好准备。弗罗斯特表示,他对9月达成框架协议有信心,英方会全力推进谈判,但他同时承认,依然存在“无协议脱欧”的可能,英国必须为各种可能性做好准备。

他表示,下一步,将按照北京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医疗救治和防院感组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常态化防控期间医疗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采取多种措施,适应疫情常态化防控下大兴区民众医疗服务需求,齐心协力,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完)

同时,大兴区指定区内相关医疗机构和专家提供影像分析、复杂病症判断等远程技术支持,并建立转诊绿色通道,随时做好接转诊准备,形成医疗服务车前端接诊、专家团队后台支撑、医疗资源全区调配的协同体系。

英国与欧盟23日在伦敦结束新一轮未来关系谈判,但未能取得明显进展。分析人士指出,目前距离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仅剩不到半年时间,而英欧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仍没有进展,“无协议脱欧”已成为双方不得不面对的一种可能性。

一方面,由于高风险地区部分社区(村庄)实施了封闭管理,民众面临就医、饮食、生活物资供应等实际问题。

此外,大兴区将流动医疗车与医保报销平台进行结算对接,最大程度方便民众。6月25日以来,流动医疗车服务人群约1.2万人,为封闭社区(村)居家隔离的民众提供医疗卫生服务227人次。

yginsa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