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为父追凶17年”男子一度流落街头混社会

云南“为父追凶17年”男子:一度流落街头混社会

三年来,连续发了1000多条微博后,向明钱成功吸引了媒体的关注——“9岁男孩辍学后为父追凶17年”近一段时间被多家媒体广为报道。

当晚近凌晨,向明钱的二伯和堂哥们赶到后,用木梯子把受伤的向文志抬到镇卫生院时,医生告知他们:人已经没救了。

尸检结果显示,向文志系锐器刺破心脏引起心包填塞死亡。

他的背部、腰部和腿上留下了多处刀疤。他称,一次他跟人起冲突,在镇雄县城被团伙用刀砍伤,因无钱治疗,住院3天后自己跑出医院,“腿上缝的线,后来是我自己用指甲剪拆的”。又一次,昆明街头团伙火拼,参与其中的他被拘留,“但这么多年,就算再苦,我也没有偷过,没有抢过,这个警方可以去查,若有我自愿坐10年牢”。

此后,向明钱的人生轨迹偏离了他原本的设想。

此外,向文志兄弟二人也给乡邻们做煤炉,以此手艺增加家庭的收入。

“为父报仇”标签贴在30岁的向明钱身上,但他并没有如同影视主角似的光环。父亲被害到2017年向明钱亲自找到潜逃的凶手,已逾17年。17年来,父亲被杀的情景如噩梦般一直萦绕在他心头。这期间,他小学二年级辍学,母亲改嫁后又流落街头、跟其他单亲家庭的小伙伴夜宿网吧、打架斗殴……向明钱的人生是很长一段的灰暗日子,以及为父追凶的艰辛历程。

对此,张家人有不一样说法。事后,张光奇向警方供述,向文志和其女婿王建祥持刀入室,向文志先打了张光英,后打了他耳光,他与向文志扭打起来后摸到了向文志裤兜里的一把刀,就用刀砍了向文志肚子三下。张光明也称,向文志当时带的刀。

“我父亲原本是搬运粮食的,力气很大,如果带着刀,张家人怎么没有一个受伤?不然也不会穿着拖鞋去他家。”向明钱说。

“我姐姐当时背着孩子来拉我,被打了,孩子都掉地上了。”向明钱称。

彼时,“混社会”的向明钱喜欢上了电影《古惑仔》里的陈浩南。他向往能像陈浩南一样,被众兄弟前呼后拥,砍杀自己的仇敌,赢得江湖地位,“混好了为父报仇”。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北京日报、公开消息)

精干的向明钱和内向迟钝的哥哥受访者 供图

自2013年成立以来,收钱吧以“服务千万商家,全能生意帮手”为使命,专注于服务实体商家,正稳步向中国领先的数字化门店综合服务商迈进。一路走来,陆续被认可,合规稳发展。未来,收钱吧将持续优化升级,为商户打造安全、规范的交易支付服务体系,并通过多元化、数字化的产品及服务,帮助商家经营生意。

他和母亲郑明秀的关系似乎至今仍不融洽。接受采访时,他当着母亲的面说“我妈妈从来没有管过我,她有她的家庭”,语气中带着些埋怨。郑明秀则说:“我也顾不上,我也管不了。”至今,他的母亲改嫁了三次,他们没有生活在一起。

向家与张家隔街相望。张磊的父母张光明夫妇也称,“原本两家在街上摆摊卖水果,关系好得很,煮十个汤圆也要分着吃。”

除了网吧,蜷缩在餐馆门口的火炉旁过夜,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向明钱的记忆中,在场坝镇上拥有电视机的人家为数不多时,每天傍晚乡邻们赶来坐在他家,围着他家的黑白电视机看电视剧。就在父亲遇害当天,他父母从县城赶街回来之前,还在购置彩电和电视接收器。

向明钱和母亲郑明秀在多年未住的老宅查看门窗。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除署名外)

虽然找到了凶手,但他仍对警方当年的疏忽耿耿于怀。向明钱“为父追凶17年”的事被媒体广泛报道后,9月18日,昭通市镇雄县新闻办公开通报称,镇雄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安排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多个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若该案件中有违纪违法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父亲遇害前,我原本是想长大后当兵的。”他低着头,语气里充满了失落。不过,回到父亲的案件,向明钱显得坚定,他曾自学法律,所掌握知识显然超出一个文化程度小学二年级的人。就像一个“久病成医”的人,他对一些法律专业术语也能通过自己的理解表达。

向家老宅在向文志遇害后多年无人居住,最近一旦有媒体造访,郑明秀就在房里摆上向文志的照片,点上蜡烛。

父亲遇害的当晚,向明钱的堂哥赶到派出所报案,张家人被一一传讯问话。但向家被派出所告知:主犯张光奇潜逃。

国家卫健委7月17日通报,7月16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0例,其中本土病例1例(在新疆)。

原本他二人是关系要好的伙伴。在向明钱的记忆中,他跟张磊上学、放学都在一起,两家大人的关系也一直不错,尤其是二人的母亲,平常在街上摆摊时相互照顾就像姐妹一样。

向明钱回忆称,其间张家的房门打开后,父亲想挣扎着爬出门槛,被张家人又拽着脚拉进了房,而跑出来的张光奇身上有血,张光明拿着菜刀砍了姐夫王建祥背部三刀。

向文志的死亡,让向明钱和哥哥的生活没有了着落,他们甚至无力给父亲建一座墓碑。

9岁时父亲被杀的情景,如今30岁的向明钱仍历历在目。

向明钱说,当天下午,从县城赶街回来的向明钱父亲向文志、母亲郑明秀闻讯后,郑明秀前往张家理论,被劝回。而张磊的父亲张光明也到向家院子“默不作声”地转了一圈。

少年戏水引发父辈凶杀案

随后,乌鲁木齐市明显加强了疫情防控措施。乌鲁木齐地铁7月16日晚发出公告称,为了防控疫情传播,自2020年7月16日22:00起,乌鲁木齐轨道交通1号线停止运营。

至今20年了,向明钱的心中自父亲死亡后再没有“家”的概念。他讨厌过年,害怕听到鞭炮声,也鲜有跟母亲、哥哥、姐姐大年夜团圆的记忆,“不想回家,也没有家,我就跟朋友们在外一起吃饭过年,或者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出去走路散心”。

2002年,母亲郑明秀带着向明钱和其哥哥离开了场坝镇,租住在了县城。自此,他成了一名流落街头的少年。

当晚20时许,正在吃晚饭的向家得知,向明钱的姐夫王建祥听闻向明香被打后前往张家讨说法。“我父亲害怕出事,扔下饭碗,穿着拖鞋,打着手电筒就去张家,我也跟着过去了。”向明钱说。

向文志遇害后,向家失去了经济支柱。向文志生前是场坝镇粮管所聘请的工人,专门负责调配工人搬运粮食,这让向家有固定的收入来源。

在无人照看的日子里,向明钱和哥哥单独租房。向明钱的记忆中,哥哥去学装修,或打工搬运尿素袋子,一天七八元钱,回来后分他三四元,兄弟二人没有饭吃,就跑去农贸市场拣剩菜叶子,“拿回来后白水煮菜”。他的哥哥比他大4岁,是个内向迟钝的人,平常话少。

追凶17年终找到凶手

向明钱称,赶到张家后,他跟母亲没有进屋,父亲一个人进了张家的门,房里是张光明、张光奇等众兄妹跟张家二老,随后他听到双方理论,张家的灯泡被打掉后,他听到了父亲向文志的惨叫声。

但当天两个孩子的戏水争执迅速引来了双方的大人。向明钱回忆称,先是张磊的奶奶赶来,推了一把他,向明钱的姐姐向明香看到后加入争执,随后张磊的姑姑赶到后矛盾升级。

20多年前向家修建的二层砖混结构房子,如今尽管无人居住,但进屋后依然让人感到坚固结实、宽敞。

收钱吧一直以来以合规发展为基本准则,今年2月已正式成为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会员单位,是移动支付服务商中第一家加入协会的企业。此次成为首批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企业,便得益于收钱吧一直以来坚持合规化经营、专业化服务。

自称学习成绩优秀的向明钱,读到二年级时就不想上学了。“有些邻居看不起我们,温饱也成了问题,我就逃学在学校的后山上玩耍。”向明钱说,老师坚持叫他上学,但他只读完二年级就辍学了。

案发后前往派出所报警的向明钱的堂哥

10月12日,镇雄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目前调查组还在核查当中。

向明钱说,更多的时候,他跟来自其他单亲家庭的小伙伴在一起,他们抱团取暖,出入镇雄街头的网吧里。对于小学二年级辍学的向明钱,电脑引起了他足够的兴趣,“一开始我也不会,但我语文拼音好,有朋友给我申请了QQ,我聊天,喜欢上了键盘,也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有时候没钱,他们三四个人开一台电脑,轮流上网,夜深了就趴在闲置的电脑桌上睡,“很少回家”。

向明钱一家受访者 供图

2000年8月27日中午,镇雄县场坝镇老街,就读小学一年级的向明钱和伙伴张磊(化名)在一条水沟里相互投掷石子、躲避水花,溅起的水花引发了争执。

此前,7月16日下午,乌鲁木齐市通报了前一天发现的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确诊病例女,24岁,系中泉广场三楼营业厅工作人员,常住地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7月10日,该病例因咽喉疼痛等症状,由120救护车运送至定点医院。该病例7月14日出现发热、头痛等症状,7月15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确诊病例感染原因正在调查中。经排查密切接触者发现无症状感染者3例,均与确诊病例有接触史。

尸检时父亲的样子,至今刻在向明钱的脑海里,“脸是黑的”。

yginsa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