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委常委王贺胜确保所有未收治患者人数清零

(原标题:国新办发布会:确保所有未收治患者人数清零)

下一步将根据需要,继续腾空医院部分病房,征用部分场馆,改造为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确保已排查确诊的患者和疑似患者得到集中收治,确保所有没有收治患者人数清零。

关于上热搜的Vlog:第一条大概拍了两、三个小时

作为在《新闻联播》中坚守了十余年的主播,康辉已经形成了职业的“金标准”,“万无一失”在这里不是愿望,而是要求,无论再紧急的稿件,都要做到气定神闲地播报完毕,但他自然也有失误的时候。

作为以严肃权威著称的央视《新闻联播》主播,康辉近期在网友戏称“神仙打架”的《主持人大赛》中机智、专业又暖心的点评备受观众喜爱,前段时间因在《新闻联播》中霸气回应中美贸易战,以及在抖音平台的《主播说联播》栏目中以轻松、活泼、更年轻的方式讲述当天的大事小情,让其有立场、有气派的“国脸”形象瞬时有了更接地气的温度,全盘颠覆了大家对他的印象。

有道的在线课程收入主要由三部分承担:有道精品课、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慕课)。其中,有道的课程应用主要归属于有道精品课,K12和成人直播课都在其中。

关于《主持人大赛》:希望后辈“不要着急”

继初次试拍vlog之后,有关“康辉vlog”的热搜便频频出现,康辉“红”得势不可挡。

2020年初,疫情突然而至,但危机也是转机。被迫停留家中,“停课不停学”的全国2-3亿学生,全部转移到线上学习。全国的家长和孩子,或主动或被迫地开始接受在线教学这一新形式。

康辉颇为由衷地对后辈提出建议,“我希望我们内心干净一点,眼睛纯净一点,对世界,对人永远有一种善良,也有一种关怀,可能这个是我们做这个职业会需要的。”

在《平均分》这本书中,康辉提到了自己的众多“至暗时刻”:在职业播报生涯中,将“慰问电”说成了“贺电”、无意识的口误以及“鼻涕门”事件,让康辉认真地反思:“我们是人,难免出错,但我们又不可以以此为借口而降低工作的标准。完美或许不存在,但追求完美的人应该存在。”

除此之外,有道精品课付费课程客单价从2017年到2018年,由363元提升至559元;2019年更提升至899元,2018年和2019年价格分别同比增长53.99%和60.82%。

网易有道Q4营收4.1亿元。其中,学习型产品和服务营收达3.1亿元,同比增长128.6%,占总营收比例近八成。2019年全年净收入为13亿元,同比增长78.4%;学习型服务和产品的净收入为8.52亿元,同比增长98.7%。

网易有道的收入分为两大部分:学习型产品和服务、在线营销服务。其中,2019年学习服务与产品收入8.5亿元,同比增长98.70%;网上服务收入4.5亿元,同比增长49.57%。从全年来看,这两项业务的比重约为六四开。具体到每个季度来看,Q3季度学习型产品和服务已经占比70%;Q4季度学习型产品和服务营收达3.1亿,已占比80%,也就是意味着学习型服务和产品的比重不断加大。

除了课程外,硬件设施开始发力。自8月份推出“有道词典笔”以来,有道的智能学习设备销售额在第四季度的收入达到6700万元,同比增长了396%。

目前中学业务是有道K12业务的重要组成,初高中分布比较平衡。小学业务以少儿编程、少儿阅读等素质类课程为主。按城市分布来说,一二线用户数与三四五线用户数比较接近,但三四五线城市的用户数略大。

人们从书中可以了解到这位主播部分的内心世界,他欣赏“无招胜有招”的美学境界,上学时曾被同学称为“旧社会”,但经历了生活与事业的考验和进阶,康辉的总结是——不想把平凡的人生过成平庸的人生。

免费课注册人数超1000万

天下苦流量久矣,对于网易有道也是如此。

首发式现场,当被问及自身性格的特点时,这位著名主播认真作答:“关于我的性格当中最大的优点还有不足,对于人的个性来讲,优点和不足是看别人怎么评价,如果我跳出来很客观看待我这个人的话,可能我性格当中最大的优点就是我对很多事情能够比较冷静的看待,不太容易被一时的东西冲得头脑发热,最大的不足可能是有时候当需要决断的时候,我可能顾虑太多,这也是我希望予以修正和调整的。”(完)

新京报快讯(记者 许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月15日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湖北省委常委王贺胜介绍,下一步将根据需要,继续腾空医院部分病房,征用部分场馆,改造为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确保已排查确诊的患者和疑似患者得到集中收治,确保所有没有收治患者人数清零。

不过另一组数据说明了另一件事。第四季度的费用总额为3.26亿元,其中营销费用2.05亿元,上一季度是2.31亿元。一定程度上可看出,暑期营销大战过后网易有道也并未放松营销的投放。

有道认为自有流量池带来了大量的流量,比如说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和有道翻译等。2019年这些工具类矩阵贡献的新正价用户占比40%,其中大部分来自有道词典。

“怼其实绝对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性格,因为和小撒也好,和台里面很多其他同事也好,我们其实像兄弟姐妹一样,像大家庭里的成员一样,所谓‘熟不拘礼’,而且我是一个慢热的人,但是在和我经过了长期的相处,确定是可以做朋友的熟人面前,我可能会比平时大家看到的样子会更放肆一点,非常熟悉的朋友互相地开玩笑,互相地怼一怼,我想也会是常态,这就是我们相处的一种方式。”康辉说。

上市不足半年,成长为排名第四的教育中概股,有道背后的增长逻辑是什么?

康辉表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新闻联播》,还有我个人都成为网红。但是这样的网红我愿意去做,而且一定会做好。因为今天媒体的环境,大家获取信息的渠道特别多,我当然希望我们也把我们想传递的重要信息通过各种各样的平台,各种各样的渠道,各种各样的终端传递给更多的朋友和更年轻的朋友。所以不管是主播说联播,都是我们的一种尝试,也可以说是一种创新。”

对于《主持人大赛》此次颇高的热度,康辉说:“主持人大赛被大家这样的关注,我作为其中一份子我也很高兴,也很感谢。大家如此关注主持人大赛,是因为大家还关注这个职业群体的发展和成长,今天可能作为一个主持人,所需要承担的功能,所需要完成的任务和以前相比确实要更多,也更为复杂,或者更全面。这当然需要每个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要更加的努力,去达到我们观众,我们会通过其他的平台获取信息的这些朋友的期望。所以对于有志于从事这个职业的年轻朋友,我想说的就是不要着急。”

而它的“单飞小号”网易有道也不负众望,如今也成了排名第四的教育中概股。近日,还发布了2019年Q4业绩及全年业绩。

关于自己:最大的优点可能是冷静

当日的发布会上,康辉一身西装亮相,以其惯有的平静与真诚与在场读者和媒体分享了自己对于工作、生活的众多思考。

如今,网易有道市值涨到26.16亿美元,已经超越海亮教育,成为排名第四的教育中概股,仅次于好未来、新东方、跟谁学。

此前无数圈内大佬喊出,教育圈未来将不再是烧钱跑马圈地获取流量。但一旦手中无钱、兜内无流量,也就丧失了竞争的底牌与资格。近期,花旗重申对网易有道的“买入”评级,并将目标价从25美元提高到35美元,体现其对该公司的在线教育业务更有信心。“估计2020财年有道将公布强劲的在线营收数据,因受益于规模杠杆/教师薪酬优化带来的更好流量。”

《平均分》中,康辉写道,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是金庸笔下的令狐冲,他向往令狐冲的洒脱。令狐冲的潇洒不羁似乎与康辉的个性在两个极端,但康辉喜欢他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更喜欢他始终抱有理想的信念。那种从心所欲,他认为是需要真正懂得如何遵从内心的人才能做到的,而不是行为上的肆意。

2019年,教育圈各方近身搏杀。40亿暑期营销大战,真金白银砸出后还未看见太多水花。

“我只是希望每一个很真诚通过这种方式跟我交流的朋友,你们能有一点点感受,或者说通过我的一点点粗浅的文字能够让你想起生活当中一些事情,一些人,就已经是非常非常让我满足了。”康辉说。

关于“怼”:“怼”其实不是我的性格

谈及写作当中难忘的事,康辉表示,“第一是时间的紧张,文字说实话我自己不是很满意,总觉得这里面有紧张的味道。”他同时直言书中的一些章节实在属于有感而发,“比如写给妈妈的章节,比如写给我的小猫的文章,因为那都是在某一个时刻,我需要有这样一种表达才可能选择,那些就像流水一样是倾泻而出的,回头再看,即便有的地方可能不是那么讲究,但就是那一刻最真实的感谢,这是是我写作当中最难忘的。”

增速超新东方、好未来,硬件设施、在线课程双迸发

自上市以来,网易有道便开足马力。横向对比自2019年Q1以来,单季度营收增速皆在60%以上。

这位47岁,年近半百的“新晋网红”,近日推出随笔自传《平均分》。这是康辉第一次写书,作为他前半生经历的回顾,在书中,康辉书写了高考的波折、猫奴心得、央视工作的爱与痛以及与父母和妻子的细腻情感。

康辉坦言,“Vlog这种形式是现在的一种很多年轻的朋友很喜欢的,说实话,我当初学起来真的挺难的。”他回忆称,“当时刚开始拍第一支Vlog的时候,我想的特别简单,我觉得这有什么,我觉得一两分钟的东西大概20分钟就能拍完,但是第一条大概拍了有两个多小时,将近三个小时,旁边的新媒体部门的年轻的同事一直在不停的用很谦逊的语气说,康老师给你建议,其实某种程度上就是指导,他说按你这种拍出来根本不是Vlog需要的东西。”

纵向对比两大教培届的巨头,2020财年上半年,新东方实现净收入约18.57亿美元,同比增长27.5%;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9个月,好未来实现净收入25.02亿美元,同比增长36.2%。对比新东方与好未来的增长速度,可以看出如今网易有道的增势之猛。

电话会议中网易有道CEO周枫也明确了这一观点:2019年学习设备业务实现收入1.52亿元。这些收入中有44%在第四季度得到确认,主要由于第二代“有道词典笔”的推出。

11月30日,由长江新世纪策划出版的康辉新书《平均分》终于在千呼万唤中上市发行。

然而康辉又自嘲,是“心有令狐冲,实则‘张无忌’”,他说:“张无忌作为武侠小说的主人公,很难让人有代入感,恐怕就在于他太似生活中的我们。唯盼仁厚之人终有齐天之福吧,可又哪有那么容易?”

关于《新闻联播》:“字字千钧、秒秒政治、天天考试”

自上市以来,有道的营销力度成倍增长。2017财年全年营销费用才1.36亿元,2018财年升至2.13亿元、同比增长超五成;到了2019财年,全年的营销费用为6.22亿元,一下子增长了近三倍。这也意味着,营销费用已近全年营收的一半。

以最简单的逻辑来看,业绩增长来自于“报名人数X客单价”。从目前的付费用户来看,网易有道2019年的精品课付费用户数达到83.3万,同比2018年增长29.5%,相比于2018年的增速不算突出。但K12的正价付费用户数为35.8万,同比增长了184.1%。这意味着成人付费用户在缩减的同时,K12正价付费用户数基数虽小但增长迅猛。

对于担任《新闻联播》主播的压力,康辉直言,“这个节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想用12个字是最准确的评价,‘字字千钧、秒秒政治、天天考试’,这个团队当中每一个人都不可能不面临着这样的压力,怎么样去化解这个压力,第一个可能还是靠我们的职业标准,因为你既然干这一行,必然有一个标准在,就必须要做到这个标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所以按照这个标准来,你就能够扛住这种压力。”

“不要着急的意思就在于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所有事情都要靠一步一步打基础,一步一步扎实的工作去积累,所以你所看到的今天有的人光彩照人的形象,有的人出口成章的能力,有的人永远面对着耀眼的灯光和鲜花,其实里可能看不到的是背后的艰辛努力,甚至可能是濒临崩溃的一种坚持。所以如果有志于做这个工作,希望大家不要着急,靠自己一步一步的扎实的向前走,最终达到希望能够达到的目的地。”

卖力吆喝、拉新优惠都比不上天时地利和免费的魄力。随后网易有道在电话会中也披露了这样的数据:2020财年第一季度,因公共卫生事件已经产生了强大的在线学生流量。在电话会议上周枫分享了一个数字:自1月24日发起免费课以来,有超过1000万学生注册了免费课程。

有道的精品课业务于2014年开始启动,按照官方说法也就是这一年正式进军在线教育。从目前来看,有道精品课的K12业务相当于是有道业务的重中之重。

随后各家放出免费课。一边是公益,一边也是获客。网易有道精品课于1月24日宣布开始向武汉市中小学生提供免费的寒假直播课程,并随后扩大至全国。

具体来看网易有道的业务。

康辉新书《平均分》。小新 摄

如此大规模的线上教学,也让在线教育股迎来高光时刻,其中51Talk、尚德机构等皆股价大涨,网易有道更曾一路飙涨至29.5美元/股。

《主持人大赛》中,康辉与央视同事撒贝宁之间的互动吸引了观众的关注,二人机智的“互怼”花絮在网上点击率颇高,对此,康辉笑言,“我嘴皮子肯定是不如小撒的,他比我热闹多了。”

《平均分》尚未首发,其中的一些章节已经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吸引了读者的关注,首发当日,现场的人群也是颇为壮观,而对于自己的第一本书,康辉的态度十分低调谦逊,“我非常感谢读者。说到预期,其实我没有对这本书的反响,包括销量做太多的预期,因为写这本书,出版这本书的最单纯的一个想法就是换一种方式和大家进行交流。大家在交流之后,产生什么样的共鸣,什么样的碰撞,其实也完全在于每一个人自己内心的感受,我不敢做什么预期。”

关于《平均分》:我不敢做什么预期

yginsaf.com